诗词散文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职工文苑
端午情怀
作者:陈羽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0-06-24        点击率:196        分享到:
语音播放:

早晨上班路过早市,每走几步,就可以看到卖艾蒿的、卖粽子的、卖香包的,艾叶、粽子的清香味、香包的药香味萦绕在鼻息间,哦,端午节又到了。

我是东北人,70年代随父母支援大西北来到陕西。尽管落户到陕西,但好多的生活习俗还是保留东北人的习俗。东北人过端午节,都会熬上一锅黄米饭。黄米,其实就是糜子去皮后的制成品,比小米颜色略深,颗粒略大。每到五月节,东北人习惯称端午节为五月节,母亲会提前准备好黄米,先把黄米和红豇豆洗净,然后浸泡在水中,一般要泡一晚上黄米、豆子泡好后,先把豆子煮熟,然后再煮黄米。黄米要冷水入锅,多加一些水,大火烧开后,加入熟豆子,小火熬煮,这是一个慢功夫活,煮的过程中要经常用锅铲翻拌一下,否则会糊底。母亲就一直守在炉子旁,时不时翻一下,一直熬到黏糊糊的,就算好了,而母亲也早已汗流满面。

我喜欢在黄米饭里面加白糖和猪油,香香甜甜,回味无穷。由于一次做得多,吃剩的黄米饭下顿再吃时,母亲会用油给我们炒一下,又是另一种口味了。一晃十几年,再也没有口福吃到母亲熬的黄米饭了。
     端午节吃粽子,是在娶嫂子进门后的事了。印象中,嫂子嫁进我们家前,家里端午节没吃过粽子。

嫂子是四川人,她说,他们那过端午节要吃粽子。80年代,在我们那个小县城,端午节时街上就没有卖粽子的。而对于粽子,也局限于书本上看到的文字。听到嫂子说粽子如何如何的糯、如何如何的清香,我就心念念的想吃。五十多岁的母亲也想着给孩子们弄点没吃过的东西,就和嫂子学着包粽子。端午节前几天,母亲就开始张罗了,买江米,买粽叶,泡江米,泡红枣、煮粽叶……提前一天就开始包粽子。初次包粽子,力度掌握不好,不是粽叶坏了,就是漏米了,可母亲一点都不气馁,仔细观看嫂子的每一个动作,听嫂子介绍,自己再细细琢磨,不断尝试,功夫不负有心人,母亲终于可以包出像模像样的粽子了,母亲露出开心的笑容。包好粽子只是完成了一半,还有最后的煮粽子很关键,要一直看着锅,火不能太大,时间不能太长,这样容易把粽子煮过了。为了那一锅粽子,为了能让儿女吃上那糯糯的、香香的、甜甜的粽子,母亲常常要熬半宿。就这样,吃了十几年母亲包的粽子,而我这个笨女儿,到现在也没能学会包粽子。

 母亲过世后,端午节时嫂子每每会给我这唯一的妹妹送上几个自己包的粽子,吃着粽子,感受着亲人的温暖,思念着已逝的亲人,品尝着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思亲之痛。

现在,粽子馅不局限于江米和红枣,还有豆沙的、咸肉的,但不知是现在的东西没有以前品质好了,还是自己的口味发生了变化,总觉得现在的粽子没有以前母亲包的那么软糯香甜满嘴清香了。

 又是一年端午日,怀念母亲包的粽子,怀念母亲煮的黄米饭,倍加思念勤劳一生的母亲。

90c94113f649c10b8acb036e3da8bd64_ac067a6e57854ffda2e4483a54a7c6d6_th.jpg